Adjective

作用

修饰名词,做定语

比较级,最高级

一般语法书都列出一条规则:最高级要加定冠词。其实,冠词是跟着名词走的。出现在名词短语中的形容词,它前面才有可能会有冠词出现。如果是表语或者补语的形容词,不存在名词短语中,自然也没有冠词的问题。例如:

Yangmingshan is crowded. 阳明山人潮汹涌。

Yangmingshan is most crowded in March. 三月的阳明山人最多。

形容词的位置

作定语的形容词通常都放在名词前面,但是有时也会后置。
eg. I met someone quite talkative at the party.

名词短语中的形容词顺序

关于这个语法点,旋元佑先生在《语法俱乐部》中总结得非常好:“一般语法书上在此只是列出一些大小、形状、颜色等等的顺序要求学生背下来,其实形容词顺序不必背,而有一定的道理可循。越是表达名词属性的形容词越要靠近名词。亦即,越是不可变的、客观的特征越要靠近名词。反之,越是可变的、临时的、主观的因素则要越要放的远离名词。”

以下两个示例及分析均摘自旋元佑《语法俱乐部》:

The murder left behind bloody old black Italian leather glove.

(凶手丢下一只沾血、老旧、黑色、意大利的皮手套。)

leather放得最近glove,因为leather是内容,glove是形式,内容与形式是不可分。就算手套剪碎了,皮革材料还在里面。表示产地的Italian也是属于不可变的因素。而且,an Italian glove(意大利手套)有相当强的表示属性的功能——告诉别人这是哪一种手套。至于说颜色black,在皮革染上黑色之后就不会变了。Old则是手套制成之后由新慢慢变旧的。至于bloody,原先没有沾血,行凶时沾上。只要拿去洗,随时可以变干净,旧则不能再变新了,所以bloody这个形容词和手套的属性最无关,也是最可变的修饰语,就要放在这一队形容词的最前面。再看一个例子:

He’s wearing a handsome old brown U.S. Air Force leather flying jacket.

(他身穿一件帅气、陈旧、褐色、美国空军皮质飞行夹克。)

这个例子提供读者依据上述原则去揣摩一下。提示handsome是主观的字眼。夹克帅不帅,见仁见智,所以handsome是和jacket的属性最无关的字眼。而flying jacket一定要放在一起才能表示“飞行夹克”,所以flying是表示这种夹克属性最强的字眼,要放得最接近。

可视作形容词的名词

当两个名词连用时,前一个名词通常起形容词作用,作定语。如 建设银行,pencil box。